Milky桃子

食肉动物/全职高手周叶/POI疑犯追踪RF大旗一百年不动摇

【周叶】Chocolate Cake (07)

  周泽楷的工作结束后就和兴欣的众人到了别,回到自己家里吃年夜饭。因为周父周母较喜清净,所以房子远在郊区,周泽楷一来一回,早已经费去了不少时间,深沉的夜幕因为烟花的点亮变的闪耀不少,他本来是想去兴欣买蛋糕的,可是转念一想,大过年的,哪家店还开门。

  他在车库放好车,温吞吞地上了楼,还没到拐角的地方就闻到一股淡淡的烟味,他皱了皱眉,探头过去时不由得有点愣住了。“小周?回来了?”那个依靠着墙角的人影熄灭了手中刚燃起的烟,又稍稍往左边挪了挪挡住了一些烟头,一伸手把楼道里的窗给开了,等把这些都做完了,那个人才悠悠地说:“欢不欢迎我进去喝杯热茶?”周泽楷皱着眉,不是因为叶修抽烟,而是叶修刚刚开窗的时候看见他明显地瑟缩了一下,身上就穿一件单薄的针织衫,里面就一件T恤…周泽楷默不作声地脱掉身上的大衣拢在叶修身上,又把围巾绕在叶修脖颈处捂得严严实实,见叶修不再哆嗦才说话:“叶修…你怎么穿的这么少。”

“我忘记带钥匙了,回不去,所以就跑到你家来等你了。”“怎么不回家里…”“哦!忘了跟你说了,我可是离家出走的啊,怎么可能回去呢…”叶修脸上的表情淡然得跟在讲述他人的故事一样。周泽楷的眼眸沉了沉,掏出钥匙开门,轻轻拉着叶修的手腕进了家里。

“等了多久…”周泽楷看着他,眼里有些晦暗不明的情绪。“5点半开始。”周泽楷一听有些震惊,5点半开始等,那不就是自己刚刚离开不久么…现在可是凌晨两点…“吃了么?”“没呢,可不一直在等你么。”叶修掸掸周泽楷的大衣,他不希望烟味留在周泽楷的衣服上。“以后…不可以这样。”周泽楷稍稍用力地捏着叶修的肩膀,让他正视自己,示意问题的严重性,他有点生气了,叶修总是不照顾好自己。

  叶修估计也是明白周泽楷的意思,想打个哈哈把这事儿揭过去,就指着Oscar问道:“小周这是什么猫啊…”“布偶猫…脾气最好的…”周泽楷也是万般无奈,叶修根本不重视…他起身去厨房打算给叶修下碗面。叶修一听这是脾气好的就使劲蹂躏它,“为什么…代言。”周泽楷一边煮面一边问他,“当然是为了你能正大光明地来兴欣吃东西啊,看你整天穿的像个熊似的,冬天还好夏天怎么办,并且你的美颜效应能带动更多的客人来兴欣,我就能赚钱啦。”后面的才是重点吧…周泽楷使劲地盯着面条,打了个蛋进去。“好香啊…”叶修凑了过去,唏嘘道:“啧…果然上帝是公平的,我什么都会就是做饭不会。”不可能吧…周泽楷默默地看了他一眼,将面条盛出来端到餐桌上,叶修察觉了他的目光,很笃定地说:“是真的,看着我真诚的双眼!”“….”

  叶修正忙着哧溜哧溜吃着面条的时候周泽楷进了卧室,把那个小盒子拿出来,坐在叶修身边很认真的在数:“1…2…3…4…32…65…80…98…99…”周泽楷的眼睛亮晶晶的,数完了99张,好像还有好多张呢,他盯着叶修,“叶修…蛋糕!”

  叶修只好无奈的满世界找材料,揉了揉他毛茸茸的脑袋,其实周泽楷自己也有做过蛋糕点心之类的,但是手艺自然就没有叶修这种专业人士的精致,叶修在厨房忙了半天,终于端出一份像蛋挞似的甜点,“小周!快趁热吃,不然会塌的!”周泽楷满心欢喜地吃掉这份甜点,可是那感觉跟没吃一样。“叶修…这是什么…”“梳乎里。很难做的哦!”周泽楷正在百度“梳乎里”

  他总觉得叶修在暗示什么,是自己太贪心了吗?周泽楷看着叶修整理厨具的背影叹了一声,他觉得自己再也忍不住了。原本清润的眼神变得具有攻击性,已变成猎物的叶修在Hunter周的注视下却丝毫不觉,已经凌晨5点了,吃也吃了喝也喝了,纵是叶修这般也不好意思再留下来了,打算在公园里对付一晚,明天去找陈果。“小周,我走了,围巾借我一下!”叶修的手刚搭在门把上,腰间就缠上了一双手,周泽楷比叶修高一些,轻而易举地就把他拢在自己的阴影之下。“叶修…今晚必须留下…”

  暖暖的热气喷在耳边:“我可是比你想象的...要贪心的…”



TBC


Ps:(以下来自百度百科)

  Souffle,出自法语,原意“吹起”,因此,以这个词汇命名的甜点稍微一碰就融化了,只留下满嘴乳香。像一个美好却又飘渺的梦,转瞬即逝。舒芙里 英文:Souffle 又称蛋奶酥、梳乎厘,是一种法式蛋糕。“只可惜啊!这口腹之欲的满足却稍纵即逝,最后总觉空洞。”——法国的美食“圣经”里这样形容舒芙里(Souffle)

  不知是谁发明了这么一道具有警世意义的美味:它的做法如此繁复,它的味道却如此虚无,像灯火阑珊处的寂寞,繁华落尽后的空虚。

  并不是所有的法国厨子都敢做舒芙里的,因为稍有闪失,便一败涂地;

  也并不是每个食客都懂得吃舒芙里的,因为稍慢一步,便错过了它的美味。

  关于舒芙里的由来,众说纷纭,有人认为它是19世纪的产物,有人却考证说在中世纪的欧洲,就已经有了这道美食的“原型”。

  据说,舒芙里的来源,与当时欧洲社会奢侈糜烂、贪得无厌的风气息息相关。由于社会日渐富裕,民风也趋于崇尚享乐,人们花在吃喝上的时间比花在工作上的时间多好几倍,时常举行奢华的宴会,动辄制作几十道菜,多得吃都吃不完,宴会结束后,一整个下午,打饱嗝的声音此起彼伏。这种“下午打嗝”的社会现象维持了半个世纪之久,终于有人看不过眼了:于是,为了纠正这种腐败的饮食风气,有厨师利用无色无味又无重的蛋白,制造出这种名为“舒芙里”的美食,寓意“过度膨胀的虚无物质主义,最终难逃倒塌的命运”。【这里没有这么深刻,就是叶神认为小周的攻势过猛,自己有点把持不住,于是做出这个警示自己和他要保持距离,也想让小周明白他们在一起是困难重重的。】


  无论做舒芙里或是吃舒芙里,都不能错过它的“致命时限”——也就是蛋白仍然维持膨胀状态的时限。

  如何让舒芙里在送抵客人面前时仍然维持优雅蓬松的原貌,是对厨师们手艺的一大考验,因此在制作这道点心时,绝对不容许有任何一点疏失,否则的话,便难逃倒塌的命运。在巴黎有一家专门做舒芙里的主题餐厅——Le Souffle,为了保证百分之百的成功率,严格规定每一位主厨专司一种口味的舒芙里的制作,简直把这道美点当掌上明珠般呵护。

而作为食客呢?待舒芙里一上桌,便应抓紧时间,拿起勺子,赶在它浓浓的香味散尽、高高的“礼帽”塌陷之前,把它吃光!

  因为,舒芙里“好比被父母抛弃的街头流浪儿,敏感、脆弱,防卫心强;如果稍有不慎,便使辛苦建立起的成果付之东流”……

  稍纵即逝的快乐——谁也错过不起啊!【叶神眼中的犹如小孩子一般的小周和他们之间稍纵即逝的快乐时光】

 

评论(4)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