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lky桃子

食肉动物/全职高手周叶/POI疑犯追踪RF大旗一百年不动摇

【周叶】Night To Day (07)

江波涛表示最近心里真的好塞。

叶修前辈已经很久没有来荣耀了,而周泽楷周盟主大人也在屋子里很久没出来了,不停地在批文件,一句话也不说。陶轩已经带着嘉世叛变,整个门派人心惶惶,自己能做的,就是帮盟主大人分摊点事情。但对于那件事,他是真的帮不了周泽楷,虽然在民风开放自由的现世,断袖已经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但是对方是叶修!周泽楷让他攻略的是叶修!哪敢啊….江波皱了皱眉,将手中的饭菜在门前放,道了一声:“盟主,饭菜来了,吃点吧。”也不待他回答,便回去了。这种情况已经好几天了…

门内的周泽楷也是心好塞,他有点担心叶修,毕竟叶修已经很久没有来了,并且刚刚探子来报,说是陶轩近日有大动作要做,所以周泽楷最近真是茶不思饭不想的,整个人都瘦了一圈。

对于那帮出现在蛮荒的前辈们,周泽楷也是挺无奈的,没办法,以前冯老没有将碎琼楼的事情告诉他,所以黄少天他们也不敢将这种机密说出来。“叶修前辈…现在过得怎么样呢…”周泽楷望着窗外的满月,心里不停念叨那个人。自己在师兄看来很任性吧…周泽楷决定不能再这样下去,已是深夜,他简单的洗漱了一下,便整个倒在了文件堆里。

月亮的那一头,叶修却是辗转反侧就是睡不着,他有听说周泽楷因为这件事情好几天都闭门不出了,这种感觉他不喜欢,因为他好像从周泽楷的身上看到了苏沐秋的影子,他更多的是害怕,害怕那个少年就这么一直下去。

“哥。”柔柔的女声传来,“我看到你房里灯还没关就来了。有什么心事吗?”苏沐橙看叶修这几天因为受伤所以陈果给了他很多补身子的东西,可是身体却越来越消瘦,脸色也不好。“是因为周泽楷吗?”叶修微不可查地点了点头,苏沐橙叹气,她知道叶修怎么了,因为当初苏沐秋死后他也是这样的,不,更为严重一些。她有怨过恨过叶修,因为如果叶修接受了,或是拒绝地委婉一些,那自己的哥哥可能就不会那样了,可是现在,眼前这个男人给她的关心爱护远远抵过自己的那些心思,这个人,也是自己的哥哥。自己已经失去了一个哥哥,难道还要看着另一个人离开吗?

苏沐橙有些心疼地扶上叶修背部的伤痕,其实好的差不多了,但看着横贯背部的刀伤还是那么令人触目。她记得叶修从来没有表明自己的性向,大家都当他清心寡欲惯了,但是她知道,叶修应该是喜欢男人的。因为男人更能给他一种力量感,还有一种追逐感,虽然在她看来没有什么人能够比得上叶修,但如果有一天真的出现了,那种强强联合的感觉一定给人的冲击力很大吧。“哥…”叶修听她叫自己,便抬起头看着苏沐橙。

“好好正视你内心的感觉吧。”




嗷,最近真的没有时间写了,时间都冲淡了,以后可能不定期更新,对不起我的粉丝们....抱歉...同时也谢谢还支持我的粉丝们

【周叶】Night To Day (06)

  最近真的特别忙,并且有点卡文的迹象,只能凑凑合合发一篇看看,如果不行我再改,为了使情节充实一些,我就不再像Chocolate那样甜了,要多点曲折的东西,虽然现在还没想好怎么写~

  此时的叶修完全没有力气,所以周泽楷毫不犹豫地褪下他的衣服,因为时间有点久,所以伤口上一些细碎的皮肉和着血粘在了衣服上,这么一扯全拽下来了,叶修没喊痛,可是呼呼得喘气。叶修的伤口长的可怕,几乎贯穿整个光洁的背部,触目惊心的红。

  周泽楷的声线低到不像话:“怎么伤的?”叶修似乎是感受到身后人的低气压,瑟缩了一下:“我帮沐橙挡了一下…”周泽楷心疼的不行,嘴上说着叶修,可手上的动作很轻很缓,再用了最好的药,给叶修包扎好了就扶他起来。

  “叶修…怎么办。”现在怎么办?周泽楷看着叶修,眼睛中的心疼和难过还没来得及完全收回去,叶修装作没看见,幽幽说道:“怎么办…凉拌呗,他们又不能把哥怎么样。”周泽楷看叶修这风淡云轻的眼神怒气蹭蹭又上来了:“心疼一下自己…行不行…”联盟的脸倏地凑近,低气压霎时间围绕着叶修,叶修被这眼神弄得不知所措,只好解释道:“你看沐橙是个女生,如果我不帮她挡,那这么漂亮的一个一个女孩子就受伤了,多不划算啊,所以作为护花使者我认为我还是…”

  一个吻。

  周泽楷好像印证什么一样吻上了叶修,少见的急躁,唇瓣在叶修的薄唇上碾了又碾,终是抵不住诱惑想要探到深处,双手顺着腰线轻轻抚摸上去,想要扣住叶修的脑袋,加深这个吻。可是一不小心触碰到叶修的伤口。叶修本来被弄得晕晕乎乎的,可这么一刺激,立马惊得把头狠狠一偏,周泽楷的吻落了空,他望着叶修的双眸,那里面是慌乱不知所措,还有深深地自我厌恶。周泽楷失神了片刻,便说道:“我明白了…前辈。告辞。”头也不回地出去了…

  叶修怔怔看着周泽楷离去的背影,他没想到会搞成这样...

  他真的不是讨厌断袖,当然也不讨厌周泽楷,他只是自我厌恶而已,真的,自我厌恶。他讨厌自己,周泽楷是这样,当年的苏沐秋也是这样…当年的苏沐秋也是以这样飞蛾扑火之势向自己表达了心意,只不过没周泽楷这么直接,连手都没敢拉。可也因为他对自己的感情,以及自己的回绝,所以那时的苏沐秋就像丢了魂了一样,整日恍惚游离的沐秋只是机械地在做那些应该做的事情,睡觉,研究,吃饭…可…他不想让周泽楷也这样,那个少年还太小,他还不懂。叶修如是想,唇上还残存着温度,让叶修不禁失神起来。

  那个人,那个少年,到底喜欢自己什么呢?

  回到联盟的周泽楷把江波涛吓了一跳,整个人的脸色都是青的,很少有看见这个样子的周泽楷,江波涛本来没打算去触碰雷区,可是地雷自己找上了门。

  “师兄,喜欢一个人…该怎么做。”

  “你喜欢上谁了?我帮你!”江波涛看他还愿意讲话交流,立马替他支招。

  “叶修。”

  “…”江波涛承认他开始后悔了…




TBC

【周叶】Night To Day (05)

  叶修之后来荣耀来的很频繁,其实他真的没什么事,但就是想看看新盟主的生活过的怎么样。周泽楷也已经习惯了叶修的每日签到,可是这几天他没有来…担心叶修出了什么事情的周泽楷整日茶不思饭不想,急得焦头烂额却毫无办法,碍于事务繁多,周泽楷只能等处理完这些事情后才能动身去找他。

  师兄江波涛又拿了一叠文书过来,不过有一封红色的加急文件是由嘉世递过来的,一看任务地点在蛮荒的冰原周泽楷就知道坏了,叶修的兴欣楼就在那个方位,嘉世肯定是打了什么幌子就跑过去找叶修众人的麻烦。周泽楷披上一件大衣跟江波涛说了一声就匆匆往外赶,待他好不容易到达荒蛮之地的边缘的时候已经是将近黄昏了,他看着面前的景象,说不出话。

  夕阳照射下的兴欣楼像是最后的支柱,众人在和嘉世打得难舍难分,纵然叶修可以以一敌百,可他终是照顾不到这么多人,兴欣的外部人员伤了不少,倒是一些统一服饰的碎琼楼成员愈杀愈勇,所以场面持平。他看到了叶修,王杰希,黄少天,喻文洲,苏沐橙等人,放在荣耀里都是一等一的高手,现在他们穿着碎琼楼的秘服,和嘉世成员混战在一起,他看得出来,不用自己出手嘉世定会落败,可是他不懂,为什么那时跟自己一起嗟叹叶修的命运,不解事情的经过的前辈们现在全都跟叶修站在一起,在夕阳下形成墨紫色的剪影,并且看嘉世的堂主陶轩的表情并不吃惊,反而有些疯狂和歇斯底里。到底怎么回事?周泽楷怀着这种心情一步步走到了那帮人面前:“住手。”冷成霜雪的声线让所有人都颤了一下,心有不甘地停了手,望向这个新上位的盟主大人。

“你们….在干什么?陶轩。”陶轩并没有说话,但他的手下刘皓一改往日的谦卑恭敬,狰狞的嘴脸大肆嘲讽道:“周盟主你不用管,这事儿您管不着,我们在清理门户,叶秋拿走千机伞,我们只是做了该做的事情。”“你嘉世,现是我荣耀的。”周泽楷淡淡的看了刘皓一眼,他平日里话不多不是因为他不会说话,而是他害羞,也是觉得解释或者聊天浪费时间,但这种关键时刻,周泽楷身边就不用自带翻译机江师兄了,那种幽不见底的眼神看得刘皓一哆嗦,讪讪的没有再说话。“你们还先斩后奏。”周泽楷的眼神冷的彻骨,扫视了嘉世众人,最终停在了陶轩的脸上。“周盟主,冯老头没有教会你圆滑世故么?你难道不懂我的背景吗?还是嫌你这个盟主之位坐的太轻松了。我当初选你当盟主可不是为了要你来对付我。不过也罢,不久的将来你这个位子就会是我坐了。”陶轩笑得一脸淡然,可眼神却落在千机伞上。“我没求你,并且你不够格,”周泽楷看了一眼叶修,确定他没事之后便对陶轩说:“滚。”

  陶轩的脸色变了变,但他现在没有援兵也无法和周泽楷抗衡,千机伞….千机伞就下回再说好了…陶轩领着伤亡惨重的嘉世堂回了联盟,而王杰希等人也回去料理琐事了,也没给周泽楷询问的机会,整个雪原现在也就只剩下周泽楷和叶修两个人。

  他本来想上前问问叶修到底怎么回事,可却发现他被衣袍挡住的地方用千机伞死撑着,攥着伞柄的手都泛白了,整个人也面无血色,他刚想扶叶修却发现墨色衣衫上一道很长的口子,因为颜色是黑的,所以血不停地流也没人能发现。叶修已经摇摇欲坠了,看他样子非常难受,周泽楷也顾不了这么多了,干脆直接把叶修打横抱起来,不顾叶修微弱的挣扎,往兴欣楼深处走去。


TBC


OOC OOC OOC!!!    

【周叶】Night To Day (04)

  不过周泽楷生生忍住了,他把即将喷薄而出的情感很好的隐藏了下来,问了一句:“为什么…”

  为什么离开…周泽楷会说话的眼睛望着叶修,他的心有点不好受。本应该享受众人敬仰的叶修,犹如天神之子的骄傲的叶修,为什么要背负众人的鄙夷唾骂以及不理解,去做这么一个吃力不讨好的职务。为什么要离开…其实周泽楷自打从进联盟的那一天起就对叶修种下了一种无法言说的情感…他想弄清楚叶修,他想了解叶修,他想保护叶修,他想让叶修一直陪在自己身边,每次看到叶修都会涌出这般的情感,等到某一天他终于知道自己这种情感到底是何物的时候,他开始拼了命的努力,比一开始单纯的好奇心付出的更多,他想站在所有人的面前宣告事情的真相,他想保护叶修,他想牵着叶修的手,带他回家。

  叶修正躺在榻上没个正型儿,有一搭没一搭的往嘴里递糕点:“其实本来你这个盟主的位置应该是我坐的,但因为要调查联盟的一起案子,所以我在大礼的前一周便搞了这么一出戏。”这段周泽楷倒是没听过,惊讶之余还有淡淡的心疼:“什么…案子…”

“你听说过苏沐秋么?”苏沐秋前辈谁不认得,是联盟里一个全能的大神,功夫一流,还会各种奇淫巧术,可惜年纪轻轻的就去了…叶修见周泽楷点头便讲下去:“沐秋原本就是嘉世的一员,因嘉世的堂主陶轩是个贵族子弟,仗着自己有后台所以在暗地里搞一些勾当,所以我就是被派在嘉世的卧底,搜集陶轩的证据,跟沐秋玩得好也是意料之外,可是有一次陶轩接了个制造武器的活,其实那东西并不起眼,但是重要的是在于它内部有毒囊,陶轩不想让别人接手再生枝节,所以他就让沐秋接手这个活。沐秋看到了这个装毒囊的槽匣,就与我说了…”叶修顿了顿,眉心微微蹙起,似乎有些难过:“陶轩遍布的眼线发现了我和沐秋的不对劲,他也早看我不顺眼许久,于是就在一次外出时想要杀我们。那时候是给千机伞做洗礼,新的神器,出自沐秋之手。”周泽楷有点哑然,他没有想到苏沐秋有这么厉害,神器一般都是宗师级别的械师才有资格制作。“沐秋那时候用膳,可能也是累坏了吧,所以没想太多就吃了,全然料不到里面有毒,到后面我见他久久没出来,就知道出了事情,但也不能回去,只好将计就计闹出这么一番,把沐秋的遗物千机伞拿走,也就顺便去了碎琼楼。现在的兴欣就是碎琼楼的原身,只是多了一层伪装罢了。”他呷了一口茶,表情又恢复到了那样的漫步经心:“后面我得知他们把沐秋葬在那株梨树下,所以我一有时间就回来陪他,我不想让他孤单。”

  周泽楷本来心里就不好受,现在又更加闷了…叶修前辈跟苏沐秋前辈玩的很好….很关心…叶修见他心情不好便问他怎么了,周泽楷哪会说,只是问了一句:“现在…什么…案子…”“唔,其实刚刚跟老冯报告得也差不多了,是收尾工作了,当然重心还是放在嘉世,只是小案子都没了…”“那前辈…常来?”

“好,常来…”叶修弯了弯眉梢,看着周泽楷的眼睛里满是碎琼乱玉的光彩。他忽然发现不论周泽楷提出什么要求他都拒绝不了。怎么了这是...



TBC


【周叶】Night To Day (03)

  周泽楷看着左边的冯老,右边的叶修,以及夹在中间的自己,他觉得有点晕。刚刚吃完东西叶修就说:“啊…口好渴啊,小周你不请哥去喝点茶么?”周泽楷就默默的点头,领着叶修,顶着众人的目光走到了雅阁。可他来这儿不是喝茶的,是汇报工作的…

  周泽楷一直听两个人打太极,有时候夹杂着密语有时候是方言,自己一句都听不懂,本想直接退下的,可是冯老示意他留下来,所以在这接下来的一刻钟里周泽楷能做的只有乖乖喝茶。“就是这些了…下次情报我可要等到过年了才有可能带回来。”叶修这句话说完了之后顾自拿了杯茶一饮而尽。“那个时侯…我可能不在了。”冯老笑意盈盈地看着叶修和周泽楷两个人:“有什么事情你就告诉小周吧。”“不是吧老冯,我看你现在身子骨挺硬朗的啊,怎么就撑不到那时候啊。”“…能不能说点好听的,我是要回宫里了…”冯老没好气的说道,就差没拿药瓶了…“现在的盟主是小周了,我也能回宫里享受享受了。怎么?不打算重新介绍一下自己?”

  叶修这才正视周泽楷,伸出犹如陶瓷一般白腻的手,笑道:“你好,周盟主,我是碎琼楼主人——叶修。”周泽楷整个人都呆住了,碎琼楼…叶修…原来碎琼楼是真的存在的,周泽楷不禁有点激动,叶修…他在嘴里咀嚼着这个名字。荣耀盟虽然身为武林第一门派,可是高层还是有一定的皇宫人士,就像冯老,周泽楷知道他曾经是在战场上指点风云的绝代军师,是瑾瑜帝的一把好手,瑾瑜帝仙逝后新皇即位,冯老便跑来管理荣耀盟,是后面才当上的盟主,荣耀盟虽然是武林门派,但暗地里也有为皇帝做一些事情,比如铲除异己,训练死刑犯为杀手,暗杀大臣之类的事情,都是见不得光的,并且知道冯老真实身份的只有历届盟主,周泽楷也是正式当上盟主的那天才知道的。

  冯老的身份没有人知道,但碎琼楼是一直有一番流言在的,如果荣耀盟比作一个军队的话那碎琼楼绝对是一把刀,还是一把一出见血的刀,他们直接对荣耀和皇室负责,皇室下达命令到荣耀高层,高层则直接下达指示,没有所谓的作战部署或者计划,只要上级下了命令,就算全军覆没也要把任务完成,不管你用什么方法。可也因为太具神秘和夸张色彩,所以很多人只是当成一种臆想出来的很厉害的东西,说说就过了,周泽楷也曾憧憬过,因为碎琼楼里的都是高手中的高手,都是在万马飞剑中滚过来,在刀尖舔血的人,他也知道不可能,所以…可是现在他知道了碎琼楼真的存在,并且他的前辈,正以碎琼楼主人的身份坐在他面前…

  周泽楷觉得自己有点晕…冯老丢给周泽楷一本书,上面是他们刚才交流的那种暗语,然后就先行一步了,周泽楷看着叶修有点不知道该说什么,他突然觉得他好辛苦,被所有人误会了这么久…突然一双含笑的眼睛凑过来,唇齿一张一合的热气喷到周泽楷的鼻尖:

  “小周,你怎么不说话了,吓到了吗?”

  真的近在咫尺,一抬头,就可以吻到他了…



TBC


【周叶】Night To Day (02)

好心塞,这是结合了手稿又用了手机版WPS才发上来的,叫我小天使( *・ω・)✄╰ひ╯

 其实周泽楷还是挺清闲的,因为他不善言辞,所以大部分的外交应酬都有师兄江波涛在旁边帮忙,也是因为现在的荣耀盟是周泽楷坐镇所以现在的武林天下大定,毕竟他是如今武林第一人,而曾经的武林第一人是...叶修...
 想到叶修,周泽楷不由得想到嘉世。现在的嘉世动作越来越大了,周泽楷知道嘉世有暗地里接私活,其中也不乏有好些肮脏的勾当。前几天有一个人从嘉世的手中逃出来了,将得知的真相公布于江湖,虽然后面被暗地里做掉了,可流言让荣耀盟像巨浪中的扁舟,飘摇欲覆。冯老看出了他的犹疑,执子,落子。将周泽楷的白子困得丝毫没有出路。冯老说道:“小周,你还不能太急...”本来还想再说着道理给面前的年轻人,可发现面前的棋局已悄然改变,周泽楷的白子如青龙破潭一般杀出困阵,“嗒”的一声,整个棋局就这样被破了,完美无解,一招必杀。周泽楷垂下的长睫敛住如豹子一般的神色:“老师,我知道应该怎么做。”周泽楷呷了一口茶,望着窗外梨树上的慵懒身影,“诶,年轻人可不要莽撞才好啊...”“是,老师...”冯老深知这个宝贝徒弟的心思不在这里,便也不再多言。
 “老师...叶秋...是个怎样的人...”这是周泽楷第一次正式提起叶修,冯老的眼中有些莫名的情绪,“他啊...”冯老想了想,将面前的糕点推到周泽楷面前:“你拿这盘点心去给他,一会儿再回来找我。”
 周泽楷看着盘里用糯米做的精致剔透的花形糕点,心想:叶秋...会喜欢么...略略思索了一会还是去找叶修了,脚踏遮影步,在外人看来只走了几步路的周泽楷却已经从雅阁走到了门口。
 “前辈,给你的...”周泽楷看着那懒洋洋的人有点局促,这是他第一次跟叶修说话,几年的努力和拼搏就是为了现在能光明正大的与他接触,周泽楷觉得自己的声音都有了一些微不可查的颤抖,叶修看出了他的紧张,眉梢轻轻一挑,笑道:“诶呀,你紧张什么,哥又不会吃了你,不过....这个百花糕我是不会跟你客气的。”一只素白滑腻,骨节分明的手探了下来,拈了一块梨花糕。那只握过千机伞的手,那只沾满鲜血的手,就是这么白,这么神圣不可侵犯,让人忍不住想要膜拜亲吻。叶修张开薄如纸片的双唇,露出略明显的小虎牙,咬了一口糕点,白糯的表皮内是米色的梨花馅料,“还是这个味道啊...”叶修的笑像狐狸,狡黠又魅惑。
 周泽楷觉得叶修就像惹人犯罪的罂粟花,明知道危险却又忍不住靠近,诱人上瘾。“唔?...”唇上传来柔软的触感,原来是叶修拈了一块糕点送到周泽楷的唇边,周泽楷似乎可以透过轻薄精致的糕点感受到叶修指尖的形状。“小周,你再不吃,我可就一个人都吃完了。”周泽楷看着那笑意盈盈的狭长双眸,鬼使神差地咬了一口,唇齿间弥漫着一股梨花的冷香,极淡,但又细密绵长。 
 像...叶修。

【周叶】Night To Day (01)

 请不要问我一篇古文为什么要起英文名字,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新鲜出炉啦啦啦啦~~~起这个名字的寓意是.....啦啦啦啦我就不告诉你,告诉了就算剧透了....

我争取写的走心点❤....【喂! 

希望大家能够喜欢:-D

  周泽楷又看到了叶修。

  那个男人总是喜欢躺在门口的那株白梨花树上抽烟,精心制作的黑色衣袍裹着略显羸弱的身材,衣摆总是这么长,从树杈上拖到了地上,他一动花瓣就簌簌飘落,与他身上的墨色形成一幅美好的画面。腰间挂着零碎的珠玉,闪烁着耀眼的光泽,有时候双腿一晃一晃的,还能隐约看见莹白的脚踝。有时候不抽烟了就会拿着细长的烟管在指尖转动,转得人眼都花了,他很喜欢笑,唇角总挂着一抹若有若无的弧度,带着些许的狡黠,细长的眼眸就喜欢这么看着你,无波无澜,但总让人以为醉在了里面。

  周泽楷自一来荣耀盟就看见了叶修,隔三差五的总能从那颗白梨花树上看见叶修,他也有问过前辈们这个黑色衣服的人是谁,前辈们的反映有好有坏,特别是嘉世堂的那些人听到“叶秋”这个名字恨不得往他身上吐唾沫,但从话唠前辈黄少天那里得知了事情的大概。就是叶修以前也是荣耀盟嘉世堂的一份子,可是一直一来作为嘉世的一把手的叶修竟然觊觎嘉世所代为保管的一方重宝,荣耀盟里的千机伞,所以在一次护送重宝进行洗礼的时候他一举夺取重宝,害死了好多兄弟,并且千机伞被带走。堂主陶轩很是震怒,一直在派人前去夺回千机伞,可是总是奈何不了叶修,在叶修叛逃之前一直是荣耀盟里的第一人,如今他在蛮荒有了自己的帮派,崛起之势是人人都看在眼里的,但是他这个掌门不好好当,就喜欢隔三差五来荣耀盟里玩,所以人人敬而远之。

  周泽楷觉得没这么简单,这故事怎么听怎么像捏造的,因为荣耀盟里的重宝都是有血誓封印的,只有钦定的人才可以使用,不管怎么样现在千机伞是在叶修手里,他还使的风生水起的,想来也有蹊跷,黄少天也这么觉得,他说很多人都认为这件事情没有这么简单,可是碍于冯盟主闭关之后嘉世握权之盛,所以很多人都选择把好奇心放在肚子里。

  周泽楷想知道这一切,可是他不够资格,他很想使劲扯破叶修含笑虚伪的面具,问问他到底怎么回事,可是他不能。其实他知道什么是正什么是邪,他知道荣耀盟是正,兴欣楼是邪,他知道陶轩是正,叶修是邪。可是到了今天,他终于是站在了巅峰,受尽了膜拜和崇敬,看着嘉世的没落以及背后的一些小动作以及叶修的兴欣楼数不尽的赈灾捐款,扶弱救难,他迷茫了,纵是两个立场不同的门派,可是他们的所作所为天下之民都看在眼里。议论风声偏向哪一方,不用想就知道。

  都是嘉世…周泽楷一想到嘉世头就疼,为此荣耀盟在江湖上少不了风言风语,别人只会把你的瑕疵和污点放大来衬托他人或者自己的美好,这就是人性。可是周泽楷现在还动不了嘉世,虎暮威余,虽然嘉世现在没落了,可是它就像一棵深深盘踞在荣耀盟中的榕树,表面叶落枝枯,可深深扎据在地底的粗壮树根会提供源源不断的能量,更别说各个门派之间安插的眼线党羽…周泽楷深刻的体会到盟主这个位子是有多不好当了。

  是的,今天是周泽楷封盟主的日子,他记得冯老的那句话:“沉着和时间是最好的利器。”周泽楷深谙此道,虽然他一出世便是受尽万众瞩目,无数的赞扬和崇拜铺就他的路,使他站在了今天这个位置。可是周泽楷一直为人低调,少说话多做事,就连今天的大礼他也没请几个人。

  穿白衣服的周泽楷与叶修堪堪而过,他隐约听到叶秋的声音:“加油年轻人,你可以胜任这个位子的。”犹如春风的笑意伴着梨花的浅香轻拂周泽楷的耳边,就如同叶修给人的感觉,慵懒,狡黠,冷香扑鼻。再回眸看去,那黑色的修长身影已经不见了踪影。

  一定…一定会让你回来的。周泽楷看着他离去的方向,暗暗握拳,随即就在整齐的“恭迎盟主”的声音里缓慢而坚定地踏上了最高的那一阶汉白玉,长睫低垂,俯瞰众生万物。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