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lky桃子

食肉动物/全职高手周叶/POI疑犯追踪RF大旗一百年不动摇

【周叶】Chocolate Cake (09)——你们要长长久久啦、END咯~

  周泽楷带着叶修来到了一家餐厅,这是需要密码才能进去的,每天换一次密码,只有提前预约的客人才能得知,并且这家餐厅位于一条很隐蔽的巷尾,要有一定地位和身份的人才知道。

  典雅清幽的环境还有低调而又奢华的室内装潢,没有热切的目光,纷乱的人群,就只有他们两个人,坐在二楼靠窗的位置,看着夕阳西下。“叶修…”周泽楷点完餐之后看着他,眼里闪烁着温暖的光点还有些许歉意:“对不起….这几天忙…”他知道叶修一直都很好看,只是今天好看的有点过头了,周泽楷觉得自己头晕晕的,话都说不利索了….“喜…喜欢你…”周泽楷轻轻拉住叶修的手,这双手因为经常做蛋糕的关系所以有一股浓郁的奶油香气,“叶修….喜欢你….”

  叶修也没有想到他会告白,平时细长的眉眼现在睁得有些大,“小周….你说什么?”“喜欢你…”周泽楷仍是羞涩又固执的说着,似乎说上一百遍也不会腻。“叶修….我喜欢你….”周泽楷害羞地笑了笑,执起叶修骨节分明的白皙双手浅浅地吻了一口,“想跟你在一起…..”叶修没想到自己的愿望这么快就成真了,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周泽楷就轻轻捂住了他的双眼,先是一阵馥郁的香气,接着就是柔软的触感,像上好的绸缎,光明再回到眼前的时候就是一束大大的路易十四玫瑰,与上次的不同,这次的颜色近乎黑色,有一种神秘的感觉。“这里是….519朵….”周泽楷脸都憋红了,可却还在解释着….“这是…第520朵….”

  周泽楷手里多出一朵香槟金色的玫瑰,若是仔细一看便会发现那是用兴欣的蛋糕标签制作的,从叶修的角度只能看见花萼,花瓣,还有一些模仿尖刺的不扎手的小突起,可做的是惟妙惟肖,真的是全部用金色标签制作的,周泽楷看见叶修惊讶又甜蜜的表情,说道:“这是用…1314个….标签做成的…金色玫瑰….”青年的解释缓慢又深情,他把金色的玫瑰轻轻插进紫色的玫瑰花束的中间,叶修这才看见金色玫瑰的花蕊部分是一颗耀眼的钻石…

  “叶修…”周泽楷还没有说完,叶修就用柔软的唇瓣堵住了他的嘴,懒散的笑意多了一抹甜蜜,“好啦,我答应你了….”揉了揉周泽楷因为高兴而翘起来的呆毛,突然很想逗逗他:“其实我不喜欢戒指….因为我认为这是对我的一种束缚….”看着青年马上紧张起来的表情,叶修好笑地吻吻他的唇角,在耳边说道:“可如果是小周的话….我想我会甘愿被束缚吧…”看周泽楷的眉眼舒展开来,叶修说:“小周,你帮我戴上去吧。”周泽楷正式的单膝跪地,而叶修的眼神温柔地注视着他,他将戒指缓缓推到叶修的指节处,落下一个虔诚的吻,叶修看着这一切感动地俯下身吻住了这双薄嫩的唇瓣,整个场景像画报一样美得令人窒息,周泽楷绽开一个晃眼的笑容,他牵起叶修的手,笑道:

“叶修….我们回家…..”

  “好…我们回家….”

 

 

 

 

   暗暗喜欢着一个人的心情,就如雨天等待阳光,有享受喜悦,也有焦躁急切,可等到阳光真的温柔地亲吻你的眼角的时候你就会觉得这一切都是值得的,那种温暖你会毕生难忘。牵着Ta的手,你会觉得全世界都在你的手心里。                        

                                                                                                ——周泽楷

                                                                                    摘自《喜欢一个人》



FIN



终于完结了,我才不会说我是因为有完结拖延症才拖到现在的,嗷,其实是最近忙着开学还有学专业课还有声乐考试醉倒不行,所以一直想不到有什么好的结尾,最近脑洞开的太多,所以一直纠结下一篇到底要写什么,这一篇我认为写的不是很好,总有种拉框架的感觉,我更是发现一直写BG古文的我自从写了同人之后就不会写了!!!!

啊,多么痛的领悟

嗷,下一篇写什么呢....

我想写奶油PLAY....怕被封杀啊....不过我这几天在学校有手写一篇肉肉哦,就是不知道怎么发...

感谢支持我的粉丝们,我一定会多多锻炼我的文笔,给大家看到越来越好的文

【周叶】Chocolate Cake (08)

  叶修现在除了自己的心跳以外什么也听不到,他不想丢脸地承认自己对于现在这种情况束手无策,他承认他做这个蛋糕是有点深意在的。因为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个青年的身影就缠绵在他心底最柔软的地方。工作时有他看着,有他陪伴,叶修就觉得很舒服很自然,没有过多的疲惫,每天习惯了有他的出现,叶修知道周泽楷喜欢看着自己,自己又何尝不是呢,那个青年就喜欢坐在靠窗的位置,阳光洒在他身上像镀了一层金粉,那长而卷的睫毛像蝴蝶一样忽扇忽扇着一小片阴影,有时候蹙着眉,笔尖哒哒哒地戳着纸面,有时候笑的就像个大男孩一般,嘴角那抹笑意比阳光还要灿烂,叶修就是怀着这种心情工作的,他想把自己最好的一面,也把最好的东西送给周泽楷。

  可这才多久啊,叶修的心理防线就决堤了,他有些不知所措,其实这个蛋糕更多的是告诉自己,周泽楷这么优秀,这么耀眼,他的一举一动都会被人们所知道,相比于自己来说,他要承受的就更多了。从什么时候知道那个人也喜欢着自己呢,因为那段话吧,一个人太久了,连温暖是什么味道也忘记了,是他,就这么冒失的,蓦然地闯进自己的生活,让他回忆起了,并拥有了温暖,那是甜的…想到这里,叶修的眼神柔软起来,真是,拿他没办法呢。

  身子被周泽楷缓缓转过来,他把叶修抵在门上,眼睛里是从未有过的情绪,有些迷醉,有些怅然若失,更多的是爱慕。就这样,叶修看着周泽楷的脸一点点放大,最终,一个轻轻浅浅的吻落在了叶修的唇上,没有情欲没有火热,只是像骑士亲吻公主一般,带着一种微妙的信仰感,周泽楷吻上了他的糕点师。

  他把叶修整个圈进怀里,下巴抵住他的发旋,只在耳边说了一句:“天冷…穿多点…”叶修觉得眼眶有些热,把围巾拽下来绕住两人的脖颈,轻轻答了一声:“好…”

  就这么莫名其妙地在一起了么?这两个星期以来叶修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周泽楷可是一句喜欢都没有说,这也太不正式了…心塞心塞心塞…周泽楷拍好的海报往墙上一贴,立即引来无数的姐姐阿姨,可是真人呢?周泽楷这些天似乎工作特别多,已经很多天没有看到他了。

“老板娘….”周泽楷迎着无数火热的目光走到陈果面前,“什么事儿啊?”因为周泽楷,兴欣的生意出奇的好,陈果对他的态度就越来越好,“对了,你怎么不去找叶修啊,他说有个新发明的蛋糕想要给你尝尝。”周泽楷明显是从影棚里出来,身上的风衣帅是帅但是不保温,他的脸色有些白:“我已经...集齐很多的...标签了,我今天...想把叶修借走…”陈果楞了一下,现在已经差不多是下午了,应该库存挺多的,所以就示意周泽楷等一下就跑上去找叶修。

  叶修也没想到刚念叨周泽楷他就来了,还说要把自己带走,也就简单收拾了一下就走了,没想到一到楼梯口就被各种各样的闪光灯闪了眼睛。周泽楷就这样犹如众星捧月一般站在中间,静默地看着他,眼睛里是无数温柔的星光。

  有些人反应过来这应该就是周泽楷文段里描写的那位糕点师,所以闪光灯的迎合更为强烈了。叶修今天难得穿一次黑色衬衫,黑裤子,一身黑色的他更衬得皮肤白皙,一敛往日的懒散,再加上他长得并不比周泽楷差多少,与生俱来的气质就像贵族子弟,无数姑娘的萌点已经悄然转移了。“他长的也好帅啊...”“嗯,感觉和周大大好配啊!那种气场上的相辅相成。”这话虽然说是这样说,可还是有人不认同甚至厌恶这种观点,但是今天却出奇地没有人反驳,反而认为就应该是这样…

  周泽楷礼貌地冲粉丝们笑笑,微微鞠躬道:“谢谢大家…”在外人看来他是谢大家远道而来捧场兴欣,而叶修知道没这么简单。“谢什么呢?”坐进车子里后叶修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今天的叶修对于周泽楷而言是新鲜的,他的目光半天没能移开,唇边漾开一抹浅淡而甜蜜的笑意:“他们说…我们是一对…”叶修觉得他很可爱但又有些心疼,但看他脸色不好,就从后座拿了毯子给他盖上,“我们去哪里啊?”

“秘密。”



OOC很严重我脚着....我把叶神写的这样温油真的好吗?!放荡不羁爱自由去哪儿了!好吧...这篇文也快完结了,我就尽量克制一下...等下一篇在恢复他的本性吧...【←你敢不敢走点心....


TBC


【周叶】Chocolate Cake (07)

  周泽楷的工作结束后就和兴欣的众人到了别,回到自己家里吃年夜饭。因为周父周母较喜清净,所以房子远在郊区,周泽楷一来一回,早已经费去了不少时间,深沉的夜幕因为烟花的点亮变的闪耀不少,他本来是想去兴欣买蛋糕的,可是转念一想,大过年的,哪家店还开门。

  他在车库放好车,温吞吞地上了楼,还没到拐角的地方就闻到一股淡淡的烟味,他皱了皱眉,探头过去时不由得有点愣住了。“小周?回来了?”那个依靠着墙角的人影熄灭了手中刚燃起的烟,又稍稍往左边挪了挪挡住了一些烟头,一伸手把楼道里的窗给开了,等把这些都做完了,那个人才悠悠地说:“欢不欢迎我进去喝杯热茶?”周泽楷皱着眉,不是因为叶修抽烟,而是叶修刚刚开窗的时候看见他明显地瑟缩了一下,身上就穿一件单薄的针织衫,里面就一件T恤…周泽楷默不作声地脱掉身上的大衣拢在叶修身上,又把围巾绕在叶修脖颈处捂得严严实实,见叶修不再哆嗦才说话:“叶修…你怎么穿的这么少。”

“我忘记带钥匙了,回不去,所以就跑到你家来等你了。”“怎么不回家里…”“哦!忘了跟你说了,我可是离家出走的啊,怎么可能回去呢…”叶修脸上的表情淡然得跟在讲述他人的故事一样。周泽楷的眼眸沉了沉,掏出钥匙开门,轻轻拉着叶修的手腕进了家里。

“等了多久…”周泽楷看着他,眼里有些晦暗不明的情绪。“5点半开始。”周泽楷一听有些震惊,5点半开始等,那不就是自己刚刚离开不久么…现在可是凌晨两点…“吃了么?”“没呢,可不一直在等你么。”叶修掸掸周泽楷的大衣,他不希望烟味留在周泽楷的衣服上。“以后…不可以这样。”周泽楷稍稍用力地捏着叶修的肩膀,让他正视自己,示意问题的严重性,他有点生气了,叶修总是不照顾好自己。

  叶修估计也是明白周泽楷的意思,想打个哈哈把这事儿揭过去,就指着Oscar问道:“小周这是什么猫啊…”“布偶猫…脾气最好的…”周泽楷也是万般无奈,叶修根本不重视…他起身去厨房打算给叶修下碗面。叶修一听这是脾气好的就使劲蹂躏它,“为什么…代言。”周泽楷一边煮面一边问他,“当然是为了你能正大光明地来兴欣吃东西啊,看你整天穿的像个熊似的,冬天还好夏天怎么办,并且你的美颜效应能带动更多的客人来兴欣,我就能赚钱啦。”后面的才是重点吧…周泽楷使劲地盯着面条,打了个蛋进去。“好香啊…”叶修凑了过去,唏嘘道:“啧…果然上帝是公平的,我什么都会就是做饭不会。”不可能吧…周泽楷默默地看了他一眼,将面条盛出来端到餐桌上,叶修察觉了他的目光,很笃定地说:“是真的,看着我真诚的双眼!”“….”

  叶修正忙着哧溜哧溜吃着面条的时候周泽楷进了卧室,把那个小盒子拿出来,坐在叶修身边很认真的在数:“1…2…3…4…32…65…80…98…99…”周泽楷的眼睛亮晶晶的,数完了99张,好像还有好多张呢,他盯着叶修,“叶修…蛋糕!”

  叶修只好无奈的满世界找材料,揉了揉他毛茸茸的脑袋,其实周泽楷自己也有做过蛋糕点心之类的,但是手艺自然就没有叶修这种专业人士的精致,叶修在厨房忙了半天,终于端出一份像蛋挞似的甜点,“小周!快趁热吃,不然会塌的!”周泽楷满心欢喜地吃掉这份甜点,可是那感觉跟没吃一样。“叶修…这是什么…”“梳乎里。很难做的哦!”周泽楷正在百度“梳乎里”

  他总觉得叶修在暗示什么,是自己太贪心了吗?周泽楷看着叶修整理厨具的背影叹了一声,他觉得自己再也忍不住了。原本清润的眼神变得具有攻击性,已变成猎物的叶修在Hunter周的注视下却丝毫不觉,已经凌晨5点了,吃也吃了喝也喝了,纵是叶修这般也不好意思再留下来了,打算在公园里对付一晚,明天去找陈果。“小周,我走了,围巾借我一下!”叶修的手刚搭在门把上,腰间就缠上了一双手,周泽楷比叶修高一些,轻而易举地就把他拢在自己的阴影之下。“叶修…今晚必须留下…”

  暖暖的热气喷在耳边:“我可是比你想象的...要贪心的…”



TBC


Ps:(以下来自百度百科)

  Souffle,出自法语,原意“吹起”,因此,以这个词汇命名的甜点稍微一碰就融化了,只留下满嘴乳香。像一个美好却又飘渺的梦,转瞬即逝。舒芙里 英文:Souffle 又称蛋奶酥、梳乎厘,是一种法式蛋糕。“只可惜啊!这口腹之欲的满足却稍纵即逝,最后总觉空洞。”——法国的美食“圣经”里这样形容舒芙里(Souffle)

  不知是谁发明了这么一道具有警世意义的美味:它的做法如此繁复,它的味道却如此虚无,像灯火阑珊处的寂寞,繁华落尽后的空虚。

  并不是所有的法国厨子都敢做舒芙里的,因为稍有闪失,便一败涂地;

  也并不是每个食客都懂得吃舒芙里的,因为稍慢一步,便错过了它的美味。

  关于舒芙里的由来,众说纷纭,有人认为它是19世纪的产物,有人却考证说在中世纪的欧洲,就已经有了这道美食的“原型”。

  据说,舒芙里的来源,与当时欧洲社会奢侈糜烂、贪得无厌的风气息息相关。由于社会日渐富裕,民风也趋于崇尚享乐,人们花在吃喝上的时间比花在工作上的时间多好几倍,时常举行奢华的宴会,动辄制作几十道菜,多得吃都吃不完,宴会结束后,一整个下午,打饱嗝的声音此起彼伏。这种“下午打嗝”的社会现象维持了半个世纪之久,终于有人看不过眼了:于是,为了纠正这种腐败的饮食风气,有厨师利用无色无味又无重的蛋白,制造出这种名为“舒芙里”的美食,寓意“过度膨胀的虚无物质主义,最终难逃倒塌的命运”。【这里没有这么深刻,就是叶神认为小周的攻势过猛,自己有点把持不住,于是做出这个警示自己和他要保持距离,也想让小周明白他们在一起是困难重重的。】


  无论做舒芙里或是吃舒芙里,都不能错过它的“致命时限”——也就是蛋白仍然维持膨胀状态的时限。

  如何让舒芙里在送抵客人面前时仍然维持优雅蓬松的原貌,是对厨师们手艺的一大考验,因此在制作这道点心时,绝对不容许有任何一点疏失,否则的话,便难逃倒塌的命运。在巴黎有一家专门做舒芙里的主题餐厅——Le Souffle,为了保证百分之百的成功率,严格规定每一位主厨专司一种口味的舒芙里的制作,简直把这道美点当掌上明珠般呵护。

而作为食客呢?待舒芙里一上桌,便应抓紧时间,拿起勺子,赶在它浓浓的香味散尽、高高的“礼帽”塌陷之前,把它吃光!

  因为,舒芙里“好比被父母抛弃的街头流浪儿,敏感、脆弱,防卫心强;如果稍有不慎,便使辛苦建立起的成果付之东流”……

  稍纵即逝的快乐——谁也错过不起啊!【叶神眼中的犹如小孩子一般的小周和他们之间稍纵即逝的快乐时光】

 

【周叶】Chocolate Cake (06)

  显然江波涛也没想到是兴欣请周泽楷来代言,转而看向身边的周泽楷,明显呆了的样子。其实他心里有点酸酸的,叶修的眼底有一圈淡淡的青黑,肯定是睡眠不足。整个会议进行的很顺利,等结束了而陈果还在和江波涛计算着钱钱钱的时候,叶修就已经绕到周泽楷身边,轻声说道:“小周,我们提早遛吧!”周泽楷水润润的眼睛眨了眨,就趁着编辑不注意的时候和叶修偷溜了。

“蛋糕,很好吃…谢谢。”周泽楷的手紧握着方向盘,语气软软地冲叶修说道,“做了…多久…”“唔,一个好的蛋糕从开始烤制糕胚到装饰结束大概要一个多小时左右,”叶修扯了扯唇角打了个哈欠,“我大概失败了两次。”周泽楷心里不是滋味:“为什么…”为什么要做到这样?那双会说话的眼睛看向叶修,里面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因为你把我描写的很好很温柔啊,不像另个街区的蓝雨咖啡店的那些人都说我是个心脏,你很认真的刻画我,而我作为回报也想把最完美的作品给你,给你个美梦。”周泽楷看着叶修的笑容,顿时觉得自己应该做些什么,现在他猛地一踩油门,往家里奔去。

“小周…小周你慢点…”叶修被他拽进家门,然后又蹬蹬蹬地上楼梯,他还发现有只大型猫以高贵冷艳的姿态睨着自己…“叶修…”周泽楷看着他,推开了面前的那道磨砂玻璃门。是个花房,里面都是鲜花,天顶是玻璃的,还开了暖气,色彩绮丽缤纷看的叶修目不暇接,好多他都叫不上名字,周泽楷径直走向光照最好的一处,叶修隐隐看到只有一株花,可周泽楷直接用剪子剪了下来,再用什么东西修饰了一下,转身递到叶修面前。

“送给你的…”周泽楷的眼睛里泛着粼粼波光,“你辛苦了…”那是一株深紫色的玫瑰,花瓣薄如蝉翼,上面还有晶莹剔透的水珠,花瓣层层叠叠,含苞待放,枝干处还系着偏淡颜色的紫色缎带,整株花犹如清晨薄雾中的朦胧少女…“太贵重了…”饶是不解风情的叶修都看出这花儿的价值不菲,并且这花园里好像只有这一株,叶修都有点不好意思接受了,可话还没说完就被周泽楷塞到了手里,面前这个害羞无比的青年还细心地将锐利的刺给处理好了,叶修落在他身上的眼神不由得更为柔和。“放在…少量盐的水里…经常换水…”周泽楷整个脸都憋红了,“会开得更久…”话音刚落,头顶就传来轻柔的触感,那只手温暖无比,那个人的声音也像初雪一般澄澈干净:“小周,谢谢你。”周泽楷同学的脸又很不争气地红了起来。

  他知道,他知道自己对于叶修的感觉是什么了。

  时间就这样于周泽楷在轮回、兴欣以及家里这样三点一线的生活中犹如白驹过隙一般飞逝不见,转眼间,周泽楷的盒子里的数量早已悄然超过99张,今天正好是三十晚,而他的工作正好是为兴欣拍海报。周泽楷自出道以来就有很多的人帮助他引领他,并且加上他自己的努力,还有爆表的颜值,所以他的事业在外人看来都是平步青云,而他自己也没觉得有多么难以完成,可今天,他紧张了。

  影棚内简单布置了一个兴欣的格局,周泽楷要做的先是端着蛋糕摆各种各样的姿势,然后做出各种观景,吃蛋糕之类的生活化照片。周泽楷正被造型师拉去扑粉,他看来看去没有看到叶修,不禁有点失望,可他拍到一半的时候叶修出现了,穿着工作服,厨师帽歪歪地斜在一边,因为镁光灯的原因他看不到叶修的表情,只隐隐约约看见他在笑。

  最后一张是叶修和周泽楷的画面,叶修低头做着蛋糕,而周泽楷则在后面出神地看着他,导演也不喊cut,因为周泽楷捏着叉子望向叶修背影的画面太美好了,远远高出他原本想要拍出来的效果。

  苏沐橙轻声说道:“这种浓浓的CP感是怎么回事…”引得陈果和唐柔频频点头。



TBC



被太太的PrejudiceD虐成狗,要自己甜一下QAQ

【周叶】Chocolate Cake (05)

  叶修正式下班的时候已经是六点钟了,乖巧听话的乔一凡把刚做好的蛋糕切块儿端下去充填橱柜,而叶修也跟着他从工作间里的小楼梯下去跟老魏和方锐打打嘴仗,上来时顺了两块儿刚做好的冰皮点心和一块儿柠檬酥皮馅饼,他就这么风淡云轻慢慢悠悠地顶着那俩师傅的臭骂走到了周泽楷的面前。

  “尝尝,可好吃了,当然没有我做的好吃。”叶修笑眯眯地把糕点推到他面前,而自己则无声地抽起了烟,周泽楷皱了皱眉,打他来到这里到现在这已经是第五根了,他轻轻按住了叶修想要拿烟的手,摇摇头说:“抽烟太多…不好。”叶修也不跟他争,眉眼弯了弯便收回了烟盒。“叶修…住哪里?”周泽楷轻声问着,眼神却投向兴欣后院里的池塘。“没有钱啊!只能住老板娘这里啊,平时没有人的时候我就看店,糕点师兼职保安,所以我拿的钱比他们多!”叶修的脑袋一晃一晃的,对面的周泽楷瞅了一眼便沉默了,切了一小块递到叶修面前,示意他接过。

  而叶修就这么直接张嘴吃掉了,末了还伸出舌头舔了舔唇角残留的饼渣。周泽楷看着那淡的像冰晶一样的浅色薄唇,还有那粉嫩的舌尖,他…他的脸飞快的涨红起来,连耳朵都像是熟透的虾子一般,什么都不管了就就着叶修用过的叉子低头猛地吃,最后干脆直接丢下一句“下次见”就跑了,“诶!小周!”叶修看着他飞快逃窜的背影也挺茫然的,只得喃喃一句:“你的本子还没拿呢…”正想帮他收好,低头一看却发现这么一段话:

“那双手像是上帝最好的杰作,臃肿的工作服下是一个个香甜无比的梦,他就喜欢这样抿着唇,瞳眸映射的是认真,将完美的作品展现给客人们,那不单纯的是蛋糕,而是艺术品,是倾注了糕点师无数的目光和心血的心意。

  在这个纷乱繁华的世界里,只有食物才会慰藉我们,也只有食物才会给予我们脚踏实地的安心,你需要的,也许只是童年最想要的一块蛋糕而已。

  他犹如云母笺,阳光如墨月如线,被勾勒出一个温柔的糕点师的形象,周围是无数像星星一样的温暖光点,他会将你丢失多年的梦通过最甜美最令人沉醉的形式还给你…”

  叶修看着这一番话,嘴角不由得上扬,望着周泽楷离开的方向若有所思地在想些什么。周泽楷回到家后发现自己写随笔的本子不见了,但却没有勇气再去面对叶修,只好左捏捏右掐掐Oscar来舒缓自己的心情,心绪完全乱成一团,都过了这么久了,可脸颊的热度仍是不争气地消不下来,想到明天一天满满当当的工作就只好先去洗澡。他躺在床上翻来覆去,也不明白自己这心烦意乱的感觉是怎么回事,在Oscar一通萌萌的踩奶中终是抵挡不住睡意,沉沉睡去。

“喂,小周,吃早餐了么?你的车保养好了,我正顺道开过来,大概十分钟左右到你家。”“好的,编辑…”周泽楷揉了揉还有些惺忪的睡眼,从床上爬了起来。不对啊,今天编辑怎么这么早,生物钟都还没响呢…周泽楷懵懵懂懂地去洗漱,头上的一根顽强的呆毛怎么梳都梳不下去…

“嗨!小周,早上好!”江波涛一推门进来就看见周泽楷叼着个吐司,“编辑这么早…”周泽楷疑惑地看了他一眼,江波涛解释道:“哦,是这样的,本来今天只有画报和杂志采访,可是突然接到了一个代言,时间安排的挺紧的,所以我就先来接你了…”江波涛喝了一口咖啡又道,“对了小周,我在你家门口发现了这个,这不是你的笔记本么?哦!还有这个!”周泽楷急忙翻开一看,在页尾处有一行潦草又不失风骨的行楷:

“小周,你这么说我可是会害羞的哦。”

  O///O

  目光转向江波涛手里的蛋糕盒,还有暖暖的余温,风卷残云地吃完后又精神满满地去工作了。

  镜头转向

“对不起我们来晚了。”因为在路上堵了一阵的车,所以这个代言约谈的到达时间就迟了一些,江波涛一进会议室就抱歉地说道。“没事,”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响起,“小周,蛋糕好吃么?”



TBC


话说我是真的不了解男作家的心里在想写什么啊,实在写不出那种硬朗的感觉,你们就凑合着看吧,请让我一直苏下去!OvO


Ps:云母笺系宋代纸名,它是在原纸上填以云母(含有镁、钾、铝的硅酸盐矿物)或侵染后制成,纸面闪烁光泽,分外美观,是一种名贵的加工纸。

【周叶】Chocolate Cake (04)

  开学前的垂死挣扎OvO

  这么晚还在写我也是挺拼的


  周泽楷回家时一直紧握左手的号码纸,那是叶修的号码。而右手是圣诞节限量版的史多伦蛋糕和咖啡。

  “史多伦蛋糕上有巧克力和某种特殊的圆饼,含有丰富的杏仁榛果,吃起来十分酥甜,做法十分复杂,对于糕点师的手法技术要求极高,还是一种贵族甜点…真的很好吃。”周泽楷在博客上写道,还附了一张图片,立马好多人回复,但是他没有心思看,满心满眼都是叶修以及甜腻的蛋糕味道,周泽楷觉得自己已经沦陷了。

  虽然有专属的私人服务,可是周泽楷还是不想麻烦叶修跑一趟,他还是会抽出时间下去吃东西。有一天他发现店里多了好多工作人员,经苏沐橙介绍一轮之后,才知道这些是过了元旦回来上班的人,除了叶修的徒弟唐柔,收银的妹子她自己还有老板娘陈果以外,多了面包师傅魏琛,点心师傅方锐,饮品师傅莫凡,以及在厨房打下手的安文逸。还有前来打工的高中生乔一凡,罗辑,当然也少不那个粗神经的领班包荣兴了。

  原本有些清冷的复式小楼因为这些人的出现变得热闹不少,可周泽楷一下没反应过来…“诶?Mr. Gray?你来了啊!”领班包子眼尖的发现了这团灰色的不明物体,一下子就想到了是苏沐橙口里的Mr. Gray。可以不叫这个绰号么…周泽楷郁闷地看着苏沐橙,那双会说话的眼睛让她立刻就明白自己的意思,可是始作俑者就抿嘴笑笑,打个哈哈就去收银了。“诶灰衣小哥儿今天想吃点什么?唔,楼下没有位子了,去楼上坐可以吗?”包子看他话少,也没什么意见的样子,就自顾自地将他引到楼上了。可是…想看叶修做蛋糕时的样子。周泽楷因为包子语速太快插不上话而在心里默默的想。

  周泽楷平日都不上二楼的,因为那时候的客人还很少,并且他想见到叶修,可是上到二楼他才知道,原来叶修的工作室是在二楼独立的。“为什么…在二楼?”周泽楷指了指叶修冲包子说道。“因为老大比较大牌啊!”包子一脸骄傲,“并且二楼人少,蛋糕是精细的活儿,他说能比较静得下心。”“得了吧,小周你别信他,”陈果从三楼下来,看样子好像是住在这里,“叶修是想在里面抽烟,在下面肯定会被方锐和老魏说的。”包子发现自己话被拆穿了,讪讪一笑便下了楼,嘴里还不忘嚷嚷:“诶!小罗辑你把袖口给我别好!”

  的确,周泽楷发现橱窗外有一张“厨房禁烟”的牌子,可是叶修还是在里面时不时地吞云吐雾一番,看见老板娘来了立马把烟头往烟灰缸里一捻,再放到柜子里。整套动作行云流水般连贯,不知道做了多少次了,还不忘给周泽楷一个微笑。“…有时候真担心客人向我投诉说蛋糕里有烟灰…”陈果见状也不能说什么,摆了摆手对周泽楷说道:“你也是熟人了,就自己来吧,我先看看下面了。”周泽楷礼貌的说了声谢谢,转而目光投向叶修。

  二楼的确比较安静,周泽楷选了一个靠窗又靠近叶修的位置,阳光因为周泽楷的遮挡,落到叶修的身上就变得斑斑驳驳的。有一部分正好落在那个男人的眉眼上,像一只暗色的蝴蝶,他正用好看的手握着裱花袋为一个蛋糕裱上波浪形的花纹。周泽楷的眼中只有叶修的手,巧克力的蛋糕将他的手映的白皙如玉,指尖一松一紧,手腕一放一提,另一只手轻轻转着裱花盘,不过一会就出现了上下两层的白色花纹。叶修又换了一个裱花嘴,在一角勾勒一朵又一朵盛放的白色玫瑰,然后他细腻的指尖拈了一抹巧克力粉,浅浅地洒在白色的玫瑰表面,眼神认真而柔软,唇角上扬为一个疏懒的弧度,最后轻轻插上一枚小纸片,上面漂亮的英文字体写的是“Mousse Cake”。

  周泽楷看着叶修冲自己张扬着些得意炫耀意味的眉眼,认真的思索着自己是不是要换一个办公地点了。


TBC

【周叶】Chocolate Cake (03)

只剩这一点存货了,明天就要去报到,为自己点蜡


  周泽楷一转头看见了那个漂亮的姑娘,对于Mr. Gray这个称号他也是一下没有反应过来,不过他看见店里好像没什么人了,鼓起勇气说了一句:“我想...主厨…”苏沐橙想了好久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见里面传来对话声。

  “老板娘,老魏和点心大大到底什么时候回来,现在这种节假日让我一个人负责蛋糕点心和面包你是不是有点太过剥削我这个劳苦的人民大众了…”懒洋洋的声音响起带着些许轻佻,还有点轻微的软糯鼻音夹杂在里面,却不会让人不舒服。“能者多劳嘛,叶修你不是什么都会么?”另外一个声音略带嘲讽打趣地说,两个人好像是一边走出来一边对话,那个慵懒的声音又响起了:“诶老板娘话不能这样说啊…你看,如果让我一个人负责这些东西我是可以做得来,但是这质量我就不能百分百的保证了对吧…诶?沐橙你怎么在这里?”

  周泽楷先是看到一双骨节分明的白滑细腻的修长双手,夕阳打出绝妙的阴影,淡淡的青色纹路蔓绕起伏着,指甲泛着莹润的贝色,指尖轻夹着一根香烟,还穿着臃肿的工作服…“哟?这位灰色衣服的小哥儿是谁?”有些上扬的微调显得声音主人的心情很好,“这该不会是你们说的Mr. Gray吧?”周泽楷终于抬头看向声音的来源,那个人站在台阶上微微倚住雕花的玻璃门,唇角抿成好看的弧度,身周缭绕着淡淡的烟雾,但周泽楷并不讨厌,因为烟草糅合了巧克力的醇香给人一种说不出的合适,男人并不算帅气,但是偏生有一股书墨味儿,那种喧嚣与宁静溶于一体的感觉,光影一打,仿佛是从画里走出来的一样。

  周泽楷的帽子因为抬头所以滑了下来,苏沐橙眼尖地认出了他:“你不是周泽楷么?看来真人比电视上的要好看。”她看着叶修薄薄的菱形嘴唇一张一合又是一团烟雾说道:“他说他想要见主厨。想不到吧,其实他是你的粉丝,哈哈…”叶修眉毛轻轻一挑,随即伸出手到周泽楷面前道:“你好,我就是你想要见的主厨,叶修。”

  他看着面前这只白得像纸一样的手,迟疑了一下,柔软地轻轻握住了:“你好…周泽楷…”“进来说话吧,你毕竟是公众人物。”陈果招呼这几人进来,可周泽楷有点不想放开手,那纹理细腻得犹如大理石一般,就这几秒给了他太多的感触。“请问你找我有什么事?”叶修难得地敛了敛吊儿郎当的形儿,等待这个俊美男人的回答。

  “我只…认为…你做的…好吃…”周泽楷一直在组织语言,“想…见你…”叶修看他这样也知道他不善言辞,整个脸都红了,不由觉得有些可爱,叶修失笑:“看你这几天老是来往我们店里跑,挺辛苦的吧。”“我…住芙景苑…不辛苦…”周泽楷的脸又红了一点:“你…辛苦了”刚刚听到叶修一个人负责这么多还能做的这么美味,周泽楷也是觉得挺不容易的。叶修听到这句话心里有些暖融融的,看着周泽楷的眼神不禁地更柔和了。

  “其实我们这里有外送的,你如果不方便的话我们可以送去给你。你住的又近,原本是35元起,现在少收你10元好了。”陈果笑眯眯地开始推销。周泽楷的眼睛明亮了起来,他的确有时候不怎么有时间出门,三个人还恍惚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了小星星。“真的吗?”看见陈果肯定地点了点头后鼓起勇气说道:“可以…主厨…送吗?”一般这种请求任何一家店都不会答应的,周泽楷也没抱什么希望,毕竟主厨至关重要,除非下班不能轻易外出,叶修本身也是一个不喜欢麻烦的人,可是看周泽楷这张犹如开挂的脸他鬼使神差地就开口了:“能告诉我你为什么想要我送吗?”

  周泽楷不好意思地笑笑,那双好看得不得了的眼睛里好像漾着无数的小星星:“真的…很喜欢你的…手艺。”“哪怕是我只有这个点下班了才能外送?”“嗯。”叶修看着他的笑容,就知道自己无法拒绝。


TBC


【周叶】Chocolate Cake (02)

  兴欣有个特色,就是每块蛋糕上都插上个香槟金色的薄纸片,上面是蛋糕的名称,集齐一定数量就可以提出要主厨做一份独一无二的甜点,集的越多可要求的难度就越大,据说主厨什么都会…周泽楷想集齐最高纪录的99张,所以特地拿了个小盒子把每个标签小心的保存好,他想要那个人做一份专属自己的蛋糕,至于为什么一定要集够最高标准,大概周泽楷的性格就是这样。

  他在博客里新开了一个专栏,写的是这些蛋糕给他带来的一些想法以及一些他自己的一些日常生活,立刻引来无数粉丝的热烈回应,也无形中为刚起步没多少客源的兴欣造势。“铃~”周泽楷低头一看手机屏幕,是母亲打来的。

  “喂…母亲。”

  “泽楷,我和你父亲商量了一下,认为你出国深造还是不大好…”周泽楷也料到是这种结果,所以他也不算太失望,但薄唇还是抿成坚毅的一条线。

  “那…旅游…”

  “旅游?”电话那头的周母没想到儿子还是坚持想要出国,自己孩子怎么样她还是懂的,但没想到这次这么固执,也罢也罢,就是怕他这闷闷的性子在国外有诸多不便,不过这旅游时间较短,如果…

“如果有人陪你,你就可以去。”周泽楷一听这话有些烦闷,平日里他本就没有什么朋友,再加上他喜欢独来独往的性子,母亲这么一说也真是把他难住了。

  “知道了...”

  “那你自己注意一些,有空就回来看看,我们都挺想你的。”

  “好的…”周泽楷挂了电话就看着星空,难得不下雪的一天,万里无云,零散的星星无处可藏,闪烁着微弱但坚定的光芒,不远处的兴欣也一样,好像从来不会关灯,在漫漫冬夜中为他人提供温暖的光明。他就这么看着窗外,抚摸着Oscar的下巴发呆,直到第一片雪的出现。

  这些白色的小东西被风吹起了一个又一个的旋,一片雪花虽然微不足道,可是一大片白色的风暴正在席卷周泽楷的视野,它们柔弱易逝,但犹如海啸一般一大片地用强硬的态度铺天盖地而来。兴欣和所有会发光的东西一样都像是黑夜中摇曳欲灭的蜡烛,每当周泽楷以为它们要灭了之后,它们仍在燃烧,摇摇欲坠的,可是周泽楷看到了一种骄傲。不知道为什么会产生这种感觉,可现在他看到兴欣,现在觉得它闪耀得刺眼。

  第二天一大早周泽楷就起了,地面上积了一层能没过脚踝的雪。周泽楷先是给Oscar准备了圣诞节的超级大餐,随即又给那些花花草草浇水,对于他来说,做完这些事情才算是新的一天开始。周泽楷上午有个画报的拍摄,并且中午要去忙电台采访,所以可能要忙到傍晚才会回来。

  其实工作也就这么回事儿,每次拍摄都会有好些人围观,录节目的时候录音棚外也弥漫着一堆又一堆的爱心。这次的电台录制是个新开的栏目,希望能让明星作家周泽楷为其造势,打响新节目的名声。当DJ问他,小周你平时都喜欢吃些什么的时候,周泽楷难得的说出一句长句子:“喜欢…兴欣的…蛋糕。大家…可以…尝尝。”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周泽楷整个脸都泛着淡淡的红色,DJ遭到了会心一击,然后就开始庆幸这是个电台节目了。不过单凭这句话,这个新开的电台节目点击率蹭蹭地飙升,许多人慕名而来,兴欣的客人越来越多。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周泽楷傍晚时分回家时看见兴欣里的客人比较少,也可能是有点馋了,脚还没迈进去呢就听见耳边传来一声清脆的女音:“嗨!Mr. Gray…今天又来买什么啊?”


TBC

【周叶】Chocolate Cake (01)

趁现在LO主还没开学之前赶快耕耘啊- -开学了就不定更了...心塞

我只想在角落里做一只安静的高二狗

  周泽楷年少时候就已经签约了轮回传媒,自然鲜活的写作风格以及那张精致无暇的脸蛋,很快便成为当下的明星作家,自然是很忙的。虽然现在是处于写作的瓶颈期,但写真广告这些单子还是络绎不绝地涌来,占据了他许多时间,有很多时候拍摄的时间远远多于写作创作。

  所以他好多次匆匆路过兴欣,却没有能够驻足停留,自然也就忽略了这家店的存在。自江波涛走后,周泽楷心里就一直惦记着这家店,待把所有事情都忙完之后已经是深夜了。 

  周泽楷摸着Oscar柔软的肚皮,眼睛却停留在黑暗里仅剩的一点光,米白色的,就像一颗明亮又柔软的星,点亮了他眼中的温暖,他自那次品尝蛋糕之后就对保加利亚玫瑰特别的珍惜和爱护,因为靠近它们就能依稀感受到唇齿间残留的清香,他体会到了幸福的滋味。

  明天一定要去。周泽楷怀着这种心情暖暖的进入了梦乡。

  “雪,Oscar…”翌日周泽楷的生物钟准时在7点叫醒了他,一睁眼就看见一幅洋洋洒洒的雪景,银装素裹的冬天真的到了。周泽楷紧了紧身上的针织毛衣,把帽子扣上,收拾了一番,看着兴欣所在的方向,那个光点在还没全亮的天幕里固执的温暖着。他捞起还在睡的Oscar放回猫窝,便出门了。

  周泽楷走的挺快,还没站到门口就已经闻到一股香醇的咖啡味儿,配上新出炉的面包的暖香,周泽楷觉得自己已经有点迫不及待了。

  “欢迎光临,请问这位先生想要买点什么?”甜美的女声响起,周泽楷微微抬头就看见一个十分漂亮的女生,他有点紧张,不知道怎么问出口,他本来就是不太会说话的人,现在更是一个字都憋不出来。厨房是半开放式的,透过玻璃也没发现有什么人在里面…“先生?”苏沐橙见周泽楷迟迟没有动便出声唤他。

  “不好意思…这个…这个…还有这个…谢谢。”周泽楷有些窘迫,胡乱点了一块蛋糕,一小袋餐包以及一杯咖啡就匆匆忙忙地走了。

  周泽楷前脚刚走叶修后脚就回来了,身上的烟味还没散,苏沐橙急忙用手拍拍他的衣服:“叶修哥你也真是的,一会儿果果采购回来闻到烟味又该说你了。”“没事儿,诶沐橙,小唐什么时候回来啊?”“大概明天就回来了吧,叶修哥快出去转一圈,烟味太重了!”“好吧好吧,那我再多抽几根儿免得一会没得抽了……”“真是的…”

  连续两个星期,周泽楷每天都来兴欣买东西,星期一是木材蛋糕,星期二是黑森林蛋糕,星期三是提拉米苏…这么些天连苏沐橙都知道他的喜好了,周泽楷点的最多的就是沙架蛋糕。这是一种起源于奥地利的甜点,蛋糕表层是巧克力淋面,犹如镜子一般平滑。内部是三层细腻绵滑的巧克力味儿蛋糕,中间两层夹心是加入了一点朗姆酒的巧克力淡奶油。这款蛋糕很是受女生喜欢,卖得很好,但是苏沐橙从来没见过男生这么爱吃甜食的,还是巧克力。

  周泽楷极为害羞,一连来了这么多天止不住地往厨房里望,再加上他那标示性灰色针织连帽衫把自己包裹得像个熊一样,引来了兴欣众人的注意。一次在周泽楷离开不久时,苏沐橙和老板娘陈果以及收银台的姑娘唐柔开起了小会,陈果问:“沐沐你说这男生是谁啊,怎么老是来我们店里,像是在找人的样子,小唐你清楚么。”“我不清楚,我才刚回来不久。”

  苏沐橙还没出声,身边就飘来一股淡淡的烟草味,一个懒散的声音慢悠悠地说:“沐橙,他是不是喜欢你啊。”

 

TBC

【周叶】Chocolate Cake(00)【←这标题起的是有多不走心

警告!

雷有,ooc有,坑可能有,小学生文笔有,如果以上都不介意——就请客官您瞧好了

  楔子

  雨一直下。

  青年倚靠着落地窗沿,手上的书仍然停留在那一页,身旁的咖啡氤氲着白雾,他的视线与雨幕交织碰撞,随即又淡然错开。

  作为帝都脚下根正苗红的好青年,出于优秀的教养,周泽楷认为与长辈争吵顶撞是件很失礼的事情,可是他为了想要出国深造的事情与父亲吵架了,两人不欢而散。

  周泽楷陷在自责和不甘之中,他的工作正处于瓶颈期,他迫切的需要换一个环境换一个心情,带着这种心情,以及从小到大或多或少的堆积下来的委屈和愤懑,新生代和老一辈的碰撞终于在周家上演,按他同学杜明的话来说就是周泽楷的叛逆期终于到了,这也迟了太久了吧。突然听见“啪嗒”一声,门开了。

  “喵~”“Oscar你又胖了,小周你可不能再给他吃零食了。”看着突然来访的编辑江波涛,周泽楷感到有些吃惊,虽然他有自己家的钥匙,但是一般是不会亲自上门的,除非是…

  应该是来要稿子的吧,他的眼神黯淡了下来,现在真是一点思路都没有。江波涛看出了他的沉默也不着急,笑眯眯地把一块蛋糕推到他面前:“吃点东西吧,这家的蛋糕肯定能让你心情好起来的,不过可不能给Oscar吃。”

周泽楷端着碟子继续看着外面的雨,江波涛的话充盈在耳边:“小周你应该开下暖气的,还有大冬天的你多穿点别冻着…”周泽楷趁他忙活的时候偷偷掰了一小块蛋糕给Oscar,又顺了顺它的毛,看它懒洋洋的样子觉得心情也好了不少。

  他自己都没吃就想着又端了一块去找江波涛:“我们,花房,蛋糕…”江波涛一边道谢一边跟着周泽楷走。每次他来到周泽楷的家的时候都会感叹这人为何过得这么精致,虽然不怎么说话,但是养宠物种花做菜样样都行,再加上这张极为好看的脸,男友力简直MAX。

  江波涛在感慨的时候周泽楷已经咬了一口,他拿的就是玫瑰味儿的,在配上花房里饱满鲜艳的保加利亚玫瑰,只觉得整个人就是身临其境。

  整块蛋糕是扇状的,浅粉色的奶油寥寥数笔勾勒出一朵朵娇艳欲滴的玫瑰,拥簇在乳白色的扇沿,而扇面下是层层叠叠的粉,中间夹杂着玫瑰酱,颜色由浅到深由淡到浓,牛奶与花香的完美结合,周泽楷平日不怎么吃甜食,如今这块蛋糕竟有种令人上瘾的感觉。

  江波涛察觉到青年的改变,笑着抿了口咖啡便不再说话,他觉得这期的稿子暂时不用愁了。

  临走前周泽楷向江波涛道谢,并说这两天一定会把稿子交上去。江波涛只是温柔的笑着说:“小周其实你自己开心了就能写出很多非常好的东西,我刚来的时候见你不开心,你的事情我也不好多问,但只有自己开心了才能给予读者幸福和快乐,因为你自己要深入其中。”

  随后的几天江波涛都有来看周泽楷写稿工作,也几乎是每天都有带蛋糕来吃。终于在圣诞节前两周把稿子写好了,果不其然,名字就叫“烘焙圣诞”,临走时周泽楷很不好意思的询问江波涛道:“请问,编辑,蛋糕店,哪里?”

  江波涛也倒是知道了自己把周泽楷的隐藏属性正式激发出来,对着落地窗外不远处的一座米色小屋说:“就是那里小周,新开张的,叫兴欣。”

  周泽楷突然很想知道能做出那样精致美味的糕点的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


TBC